硬王是汝父否

虚伪黑粉,字面意思。


ky飞个🐴,再说④全家。

脾气暴躁,不走流程直接火化。

NC以身试法?多多益善。

本lo文欢迎毒瘤对号入座

我就是不喜欢虚伪,懂了吗?我自己的lofter说什么写什么发什么样子的脾气不关你屁事,我也不需要虚伪粉丝的好感,有任何问题不懂言论自由法你可以报警,看看我有没有构成传谣诽谤。搞清楚点状况,他们现在不是朋友,我对你这种ky党也是恨之入骨。没有人有义务和你喜欢同一个人,自己找上门来被气得半死是因为你是个玻璃心听不得半句不是,是因为你活该,想让全世界和你言论一致喜好相同的唯一办法就是死掉,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别人不喜欢你喜欢的人,你就要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我觉得是挺棒的逻辑,你就等着自己在社会上被人打死的一天。
同理你不喜欢老白你可以滚蛋,带着你的狗屁言论私聊找上门了,拉黑算给你面子,回喷权当我给你...

《烟火》(二)大纲

       “联盟决定入秋后对残存于西南圣灵山的妖怪发起总攻。遗迹那边,我们现在已将圣光天尊划归为人类联盟那边的势力,毕竟他统治之下的灭法国前不久已经正式和平的接受了人类与妖怪的协同治理,据说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血牺牲……还有就是,狐贤士仍然下落不明。”

        “那么这一次,你会站在哪一方呢,小狐狸。”

        “这里一直都是我的家。”

   ...

挂毒瘤后续

*占TAG致歉!!!!!!!!!

现在第一张截图的朋友发了个主页说她不是后来私聊我的人。如果你真的不是后面喷人的人,那为我说你骂人,和后面那个社会毒瘤混为一谈真挚的道个歉。

但是不好意思,现在我还是要挂你。

你自己通过伪白CP文的TAG找到了我,看到了首页的帖子,知道了我是老白的粉丝,然后决定给我私聊老白的洗脑包?我不知道这种KY行为,是为了引起他人不适达到恶心别人的目的,或是为了给其他主播招黑败坏他人路人缘这不得而知,但我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你是出于什么理智的目的对他人进行私聊,这种行为也不存在有什么道理可讲。

同时对你没有任何好感可言,毕竟人都没有权力干涉他人喜欢谁的自由,我对CP粉和...

挂一个社会毒瘤

*占TAG致歉!!!!!!!!!!!!

(事情链接见评论,以及原文有修改,以lofter为主)
       
        现在还在lofter写CP文的CP粉们,以及老白的粉丝们,我给你们好心提个醒,网上的毒瘤是真的多,我希望你们不要碰上那些很恶毒的人,也不要为他们而生气。
        虚伪取关老白之前,我写了一篇伪白CP文,只挂了CP的tag圈地自萌。取关事件发生后我很失望,没有...

《烟火》(一)大纲

*玉狐姬的回忆相关
*纯粹自己的虚构,当初游戏也没有给出完整的设定不是吗?
*这游戏凉都凉了,如果有卡吧的老朋友看见了,在这说一声好久不见。

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题记

玉狐姬曾经喜欢过一只妖怪,在她还是小白狐的时候,没有法力,也谈不上漂亮,因为那个时候的她真真切切的只是一只狐狸罢了,充其量除了有身还算打眼的洁白毛皮外,没有任何出彩之处。
可傲天不一样,她法力高强,天资过人,再加上勤勉刻苦的修炼,没多久便成就了妖界百余年来的最强者,最重要的是,傲天很漂亮。
小白狐为此嫉妒的发慌,那时因垂涎傲天美貌远道而来的妖怪和人类将妖怪之森围得水泄不通,让她惊诧于外表竟然是此等蒙蔽人们双眼的存在。...

搞事的一律不要私聊我,跟你们各持见解井水不犯河水已经很给面子了。我听人说过各种难听的话,还有让老白过清明节的,我作为一个理智的人,看着诸位编造的各种滑稽谣言,见识了各种毒唯的丑恶嘴脸,至今还没有因为有疯狗到处乱咬而说过虚伪一句恶毒的话。真她妈还有梁静茹给的勇气的人私聊我说老白坏话,蹬鼻子上脸找喷?

【伪白】CP关键词①

关键词
1.一生的对手
2.人生若只如初见
3.当你老去
*不挂tag了,圈地自萌。写伪白我是真的怕被人喷。
*5月22日左右开始看老白直播,不接受任何智障洗脑包。
【1】
屠皇榜第二名的小丑果真是名不虚传,是个很厉害的对手啊。在用佣兵一波近乎完美的操作被对方同样极限的闪现震慑倒下的时候,老白不禁在心里感慨到。尽管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以对手的身份相遇在这片战场上。
“瓦不管你是真的菜!”
“哈哈哈哈,拖了一个,舒服……”
耳机里队友们嘻嘻哈哈的欢笑声刺耳得很,而那个双目猩红的小丑径直转身踩掉了刚才绕了十余圈的板子。只不过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嘛,虚伪……排位有机会的话再会会你的小丑吧。
【2】
老白发现他做错了一件事,也许...

《他和它》(中)

*我忘记了我还有存稿,不,应该说5.31就写完了……
*时光如流水,物是人已非。
少女将他扎成了一个稻草人,他和万千没有生命的稻草一起紧缚在一起,结合成了全新的存在。
“稻田的守卫者,请祝福我们。”
少女俯下身,轻轻亲吻了稻草人的脸庞。
田野里空无一物,更无需所守护的庄稼存在。早日里的壮观的麦浪景观如今已消失不见,唯有落日的余晖里寒鸦成群结伙的盘旋。
她将他置放在田野的正中央,几番折腾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确认这个稻草人立得稳稳当当。
“不要扔下我在这里!”
渐行渐远的少女兀的回头,好似听见了他的话语,露出了笑容。少女的笑给了他一丝慰藉,可她的目光径直穿过了他的身躯,望向了黑压压的鸦群。
鸦群在远处看着稻草人...

氵及:

“虚某人,…你是相信我的对吧?”

一个深夜老白打给虚伪电话的场景。两个人现在都不能一起打游戏,但我相信虚伪心里是信任老白的。好就是好,不需要什么理由。
总之不管那些黑粉怎么说,我永远支持老白。❤️

你我,师徒一场,江湖珍重

© 硬王是汝父否 | Powered by LOFTER